首頁 > 金融 > 正文

家族信托資產配置新風向:TOF產品成重要補充 數字化展業模式顯現

2020年11月20日  05:00  21世紀經濟報道  朱英子 

2020年注定是被載入史冊的一年,對于整個信托業來說,壓降融資類業務成為共識,投向非標資產比例受限成預期。突如其來的疫情,促使整個行業加速尋求科技賦能業務增長點。

2020年注定是被載入史冊的一年,對于整個信托業來說,壓降融資類業務成為共識,投向非標資產比例受限成預期。突如其來的疫情,促使整個行業加速尋求科技賦能業務增長點。

由于監管鼓勵發展本源業務,家族信托仍是信托行業轉型提及的熱點,也受大環境的影響在資產配置方面作出了相應調整。

11月11日,在“第十五屆21世紀亞洲金融年會”財富管理論壇圓桌對話環節,中信信托家族信托業務部總經理王楠、平安信托家族信托部總經理李蕾、萬向信托家族辦公室負責人謝赟、上海信托信睿家族辦公室副總經理劉杰、盈科全國家族信托中心主任兼首席律師李魏就上述話題進行了分享與討論。

TOF產品成重要補充

中國信托業協會根據行業調研數據不完全統計,截至2019年末,46家信托公司的家族信托業務總規模已達1616.49億元,2019年的新增規模為719.27億元。在家族信托資產配置類別中,89.35%的資產用于配置信托公司自主發行的信托產品,其中,固定收益類產品占比最高,占總資產規模的95.20%。

“包括中信信托在內,對大多數客戶設立的家族信托來說,固收類非標產品配置確實占到基本90%以上的比例?!蓖蹰寡?,房地產、基建形成了一個中長期的傳統優勢資產,收益相當穩定?!斑@一類資產非常受投資者歡迎,對信托公司和信托團隊來說,也是最熟悉的一個領域?!?/p>

但隨著家族信托規模的快速增加,以及監管政策導致的稀缺性,中信信托開始考慮非標資產的供應問題,未來家族信托資產配置往什么方向走?

王楠表示,兩年前中信信托開始嘗試TOF類的權益類資產配置,也做了一些業績,但畢竟做得比較少。今年以來,隨著監管環境的變化,這類產品更多地走到了臺前,成為未來重要的一個配置方向,即標品信托。

李蕾表示,原來家族信托的資產配置主要是根據客戶當下的風險偏好做主動投資策略調整和風險平衡策略,現在更加依托于平安信托打造的標品投資差異化優勢及其平臺效應。

李蕾強調:“家族信托客戶對于穩健性和安全性的要求高于對收益的要求,整個策略配置也會契合相應特點?!?/p>

劉杰介紹,配置非標資產之外的資產有兩個方向,一是構建開放式產品結構,通過選擇與優秀的頭部基金管理人合作,創設TOF產品;二是配置境外資產,從2016年開始,上海信托所有的QDII額度全部用來主動管理,不再用作通道出借給其他機構。截至2019年底,上海信托的家族信托配置除了非標固收以外的其他類資產的比例在30%左右。

家族信托為何主要配置信托產品?

為什么目前家族信托配置的主要是信托產品,而不是非標資產或標準化資產?

王楠解釋稱,家族信托如果直接配置標品便不能很好地做組合管理和風險管理。另外,因為標品有太多策略,通過TOF的形式可以把一些策略進行歸類,同時篩選管理人,從而分成不同的策略產品,這樣能夠根據客戶的情況做很好的匹配。

李蕾介紹,大部分家族信托投資風格日趨穩健,以固定收益類和TOF/TOT類投資為主。

李魏認為,信托公司設立的家族信托計劃是否成為資金信托的合格投資人,存在一定不確定性?!缎磐泄举Y金信托管理暫行辦法(征求意見稿)》第八條規定了六類合格投資人:第一類是符合條件的自然人;第二類是符合條件的境內法人和其他組織;第三類是社會公益基金;第四類是合格境外投資者;第五類是其他資管產品;第六類是銀行業監管機構視為合格投資者的其他情形。其中沒有提到傳統家族信托產品。

“按照過去做法,家族信托產品應該可以包含在第六類中,但因為沒有明確,因此信托公司應對此有心理準備?!?/p>

李魏指出,未來如果家族信托產品可以作為資金信托合格投資人,那么信托公司就要繼續加大傳統家族信托的發展力度,為資金信托業務儲備后備資金,對于一些不符合資金信托監管條件的投資項目,可以嘗試通過家族信托中的資金進行直接投資,幫助客戶實現資產配置目標。

如果家族信托產品不能作為資金信托合格投資人,那么對于有資產保護傳承需求,又有需要通過資金信托進行資產配置的客戶,可以考慮先通過自然人擔任受托人的民事信托幫助客戶進行資產保護傳承安排,然后以民事信托受托人作為投資人,將民事信托資金投入資金信托。

謝赟認為,家族信托業務未來一個大方向是配合民法典當中繼承篇、婚姻篇、遺囑這一系列的制度,在普通老百姓之間被大量普及、應用,設立以自然人為受托人的民事家族信托將是一個趨勢。

數字化展業模式顯現

“這次疫情對金融科技能力是比較大的考驗?!敝x赟說,當委托方給受托方發出指令,通常來講必須面對面服務,但疫情期間不上班,云辦公效率不高,客戶如何來發出指令呢?“我們之前考慮到這樣的問題,所以對客戶的APP實行了一套流程化的線上操作,從客戶下達指令起,就會自動匹配到信托經理?!?/p>

在科技賦能家族信托方面,萬向信托實現了線上化獲客。謝赟稱,萬向信托一年大概有400多億的家族信托直銷規模,基于這一客戶群體,在APP端給客戶展示各類金融產品、服務。

從APP后端數據可得知,客戶在具體產品停留的時間,并由此定向形成報告,讓客戶經理分類,篩選符合家族信托的服務,這個角度能夠比較精準地觸達家族信托客戶群體。

李蕾表示,平安信托家族業務板塊在疫情最嚴重的第一季度實現規模同比增加近三倍。目前保險金、家族信托設立流程已實現APP端全流程線上化操作;依托科技優勢打造家族信托客戶全面立體畫像;通過客戶畫像智能地推介家族信托、保險金信托產品;同時應用信托資金資產智能匹配模型,對家族信托資金智能匹配合適的資產;不僅如此還可通過現金流預測模型智能計算家族信托現金流,讓客戶和管理人對家族信托投資計劃、現金流做到先知先決先行。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零点棋牌不开了吗 四川麻将怎么玩? 上海时时乐开奖号码彩票控 球探体育比分app 莱特币矿池收益排行 菲律宾极速时时彩 bbin快速厅辅助 三分彩官网官方网站 棒球比分多少结束 比特币平台下载 jdb财神捕鱼弱点 美女麻将三缺一单机 乐彩合买骗得有吗 极速赛车168开奖 直播 比特币暴跌最新 心悦辽宁麻将好友群号 投注新时时彩技巧